返回第四章郑先生  道德仙缘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爱读小说(m.aiduxs.cc)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,页面简洁无广告,阅读体验好.这一日起,苏浅雨就出了孝期。

    次日,就有旧友上门来访。

    来着是个微微有些发福,体态匀称,显出一点富态的少年。

    头上顶着一个宝蓝色发冠,手里拎着一壶酒,还有一封用油纸包住的烧鸡。

    “浅雨,你可是闷了好一阵了,今日我们好好喝一点。”

    苏浅雨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外面地面还是一片泥泞,昨夜暴雨过后,地面上积水坑坑洼洼的。

    就在院子里,随意找了片还算能下脚的地方,摆上桌案、碗筷,满上一碗黄酒。

    就着陶明达带来的下酒菜,也不管那么多,就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带着湿气的微风,吹在身边,凉风习习,在夏日中倒也别有一番自在。

    陶明达此人,是苏浅雨在郑先生私塾里念书时私交不错的一位旧日同窗。

    虽然在科举上不如何用功,但功课也都在中上,去岁终于还是考取了生员,虽说是名列末等。

    不过此人也没多少大志向,也不指望能考取举人,只一心一意想要经营自家产业。

    平素里也没什么不良嗜好,不赌不色,从不去青楼,也没多少坏心眼,算是人品不错。

    是苏浅雨眼中的可交之人。

    即便是孝期,两人也时常往来,只是没有饮酒聚餐罢了。

    陶明达知道好友躲在僻静地方为父母守孝,时日久了肯定很闷,闲谈间不时就聊着一些时文趣事。

    渐渐的,就聊到了昨日那一桩奇闻异事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陶明达有些眉飞色舞:

    “浅雨,你是没在家里,没见着。”

    他两只手在空中比划着:

    “那么大——一只,不,一条长龙,在天上盘旋腾飞。”

    “周围都是闪电,还有乌云,然后就见着——”

    “那么大一个龙头,探出来,然后被闪电劈中,就掉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陶明达明显是亲眼目睹了全场,夸张地站了起来,右手好似蛇头一般蜿蜒舞动,模仿者龙腾飞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苏浅雨饶有兴致地问着:

    “然后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陶明达讪笑着坐回了原处:

    “再之后,那龙就坠到江上了,不过这事好多人都见着了,起码五百六百号人,当时都曾见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爹还说,那是江里的龙神,不知犯了什么天条,被雷神拿雷劈打,怕是这一关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陶明达的爹?

    那不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坐商吗?

    他上哪去知道这种涉及到龙神雷神的秘辛?

    都是认识好些年的同窗了,谁还能不晓得谁?

    就陶明达那个爹,他能知道这些?

    别扯了,他的圈子人脉,最多也就到平安县城周边。

    而且还多是商场,与那些个高来高去,身怀异术的异人、炼气士、方士根本八竿子打不着。

    龙不与蛇交。自古以来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不是苏浅雨看不起陶家,陶家老爹还真不像是能说出这种话的人。

    苏浅雨想到印象中那个笑眯眯和和气气的富态中年男子,怎么也无法想象这也是一名异人。

    “你爹从哪知道这些的?”

    陶明达神神秘秘地凑了过来,小声嘀咕着:

    “我也纳闷呢,我老爹起初不想说,后来才偷偷告诉我,是他听到郑先生说的来着·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咱们郑先生,听说就是一名大隐隐于市的炼气士,而且道行很高,昨日傍晚,县衙那边师爷亲自带人来请,说是要问问平安县的吉凶。”

    郑先生!

    印象里,那个不苟言笑,教学严谨的严师,不想居然还藏着这么一重身份?

    真是人不可貌相啊!

    吐了一口浊气,苏浅雨端起酒碗,轻轻抿了一口,平复了一下心中的小小惊讶。

    “郑先生的身份,大家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不曾,县衙那边专门派了衙役,让吩咐左邻右舍,不准多嘴多舌,就连李家大婶子那么多嘴的人,都不敢造次,别看班房的那帮人平日里和和气气,真发起火来,也是够呛。”

    苏浅雨在心中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这才对!

    这种事情就不该揭穿。

    人家好好地在那里修行,不想显露神通法力,你偏偏要说出去,不是得罪人是什么?

    不过,这件事一出,怕是郑先生多半也得搬家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事情多半如此,一旦暴露出神通,很快各种麻烦就接踵而至,想求一刻清静都不可得。

    大隐隐于市的前提,是没有人知道你是隐士,不知你之能为,不知你是真仙真修,你才能隐藏下去。

    要是大家都知道这里有个郑先生,是修炼有成的高人,有神通,那还不赶紧跑过来拜师?

    隐士,隐士,重点可不就在这个隐字嘛!

    “被这么多人揭穿身份,郑先生怕是在平安县待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歹也是你我蒙学恩师,不如去送送吧。”

    陶明达也是一点就透,恍然大悟:

    “对呀,郑先生怕是现在就要走了!”

    顿时懊悔起来,一拍大腿,就从座而起:

    “早该想到的,郑先生从昨日去县衙,到现在可都还没归家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已经打算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我们现在去,还来不来得及?”

    如是旁人,此时大约已经在谋算着,见到郑先生,该怎么获取神通妙法,求长生不死之术,偏偏陶明达此人机心不多,全然没想到这层,反而真心为差点错过与郑先生决绝懊悔。

    苏浅雨面上含笑。

    同在郑先生门下开蒙听讲的蒙童,怕不是有六七十人之多,其中唯有陶明达与苏浅雨私交不错,其余都只是寻常同窗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就为这“少有机心”四字。

    这种人,做朋友是很相宜的。

    “郑先生想来还不至于走得太匆忙。”

    “县令那边,想必留了宴席,毕竟县中出了这般异象,怕是要惊动天子,县令也是要关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日,一直到上面来人,怕是郑先生都不得空闲,锦江边上,那条坠龙处,少不了劳烦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去锦江边上等候,定有所获。”

    陶明达眼前一亮:

    “还是浅雨你有慧力,听你这么一说,可不就是如此这般,郑先生果然还不曾走。”爱读小说(m.aiduxs.cc)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,页面简洁无广告,阅读体验好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