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七十章 高手相争  武侠创业录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爱读小说(m.aiduxs.cc)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,页面简洁无广告,阅读体验好.两个人站了很久,顾草衣也只是淡淡地说道:“你先出手!”

    禽屋河果然也很听话,也如同一个很乖的孩子,父母叫他回家吃饭一般,他也只说了一个字,道:“好!”一说完这个字,他的剑立刻就已出手。

    好快的一剑,直削顾草衣的前胸,但是“叮”的一声,他的剑立刻就停顿在顾草衣的身侧。

    顾草衣的身子连动都没有动,就接住了禽屋河的这一剑。然后他的剑顺势削出,直取禽屋河的手腕。

    但是,仍然是“叮”的一声,顾草衣的剑也没有削上禽屋河的手腕,禽屋河突然将手腕一翻,手中拳剑也已重重地打在顾草衣的剑上,立刻就将顾草衣的剑震开。

    禽屋河的身子也没有动。丝毫没有动!

    一转眼的工夫,这两个人都已发出了十几招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每个人的出手,都快如闪电,快到令人完全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这宽阔的洞厅内,似乎立刻就被寒风笼罩。

    这二人剑来剑往。但是他们的人竟然都没有动,一开始站在什么地方,现在就还站在什么地方。就如同这两个人都本是这洞穴中突起的石块一般,在这个洞穴还没有生成的时候,他们就已站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没有多么高超的轻功身法展现,也没有多么神妙的剑招出没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的这一战,就如同两个端坐的围棋高手,正坐在桌子旁下棋一般,你来我往。也正如同太极拳中的定步推手一般,只有手在动,脚却不动。

    这种奇怪的打法,看起来十分安宁祥和,但是每个人都已感觉得到这笼罩的杀气。

    这洞中的每个人,都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战斗方式。

    但是杜沉非和麦阿婆都知道,两个当代江湖中的一流剑客,选择以这种笨拙却又高明的方式激战,考验的只有更强的反应能力以及更快的出手速度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禽屋河与顾草衣的出手,也是越来越快。快到就如同猫的出拳,让你根本就看不到这猫的拳头在哪里,只能捕风捉影。

    众人都已完全看不到这二人手中的剑,只能听到一连串的“叮叮”之声,但是这种声音,听起来又似乎仅有一声响亮,这一声响亮,长久而且悠扬。

    二人之间那并不宽敞的空间,已完全被剑影弥漫。

    这种剑影,就如同罂粟花的绚丽,开得惊心动魄,美丽狂放,有着难以抗拒的迷人之处,但却结着足以令人致命的果实。

    这洞厅中的所有人都已鸦雀无声。就连杨玉环都已看呆,他甚至突然觉得,只要能见识一回这两位绝代高手间如此奇怪的战争,就算今日死在这个黑漆漆的洞穴里,又有何憾?现在他连逃跑的念头都已完全放弃,他决定,不看完这激烈的一战,就算有人将剑架在他的脖子上,赶他出去,他也绝对不离开这个地方。但是他也知道,只要这二人中的任意一方倒下,自己就会死在那胜利者的手中。无论是禽屋河还是顾草衣取得最后的胜利,杨玉环都得死。他忽然觉得自己已完全不必在乎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杜丽英也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仇恨,她也在痴痴地望着这两个人之间的一团剑光影。她忽然又觉得自己好象什么也没有看到,因为她发现,这两个陌生的年轻人之间,好象根本就没有任何兵器在动。因为这两柄剑,动得实在太快。快得就如同流星划过,让人很难看到这流星已经划过。

    禽屋河与顾草衣都已各自发出了近百招,但是他们的人依然还是如同钉子般地钉在原地。

    无论是防守,还是攻击,他们用的都是剑。

    只用剑!

    他们选择这样的方式战斗,若要攻击对方,需要很快的出手,但是防守却要更快的出手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都已完全达到攻防合一、天衣无缝的境界。

    一柱香的时间过去,他们依然战得难解难分,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谁也无法很好地描述这一战的神奇绝妙。

    因为,如若这两个人中的任何一方得胜,围观的人只感觉得到胜利者一剑就已刺穿了对方的身体;如若这两个人最终都不能分出胜负,那就完全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动。

    你若和别人去说,有两个一流高手站在一个山洞中,一动不动,发生了一场绝无仅有的激烈战斗。估计没有人会相信你说的话,别人甚至会以为你完全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奇妙的事,却正在发生,而且千真万确,绝对不假。

    如果《武林窗》与《无多妙闻》的闲探在这里,他们也一定会觉得今天的这场战斗非常激烈,但是如果要拿来做新闻,却又会变成是完全没有价值的新闻。因为这种新闻,只会让人怀疑你这一份报纸上所有的新闻都毫无真实感。

    这个洞内的寒气更重,就连洞内的火光都已完全被这样的两柄剑带来的寒风扑灭,只有那火炭却还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忽然一声响亮。众人都吃了一惊,只见禽屋河与顾草衣的人忽然同时跃出两丈。然后这两个人的衣袖,都化作碎片,一片片在这仍然逼人的剑风中盘旋飞舞。

    这飞舞的碎片,就如同一只只彩色的蝴蝶,在春风中飞扬舞蹈。

    禽屋河与顾草衣的手腕和手臂,都已完全裸露在这寒风中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在吃惊地望着他们,已完全没有人在乎别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也直到这时,杨玉环忽然想起,他们的这一架似乎也已经结束,显然是不分胜负,他们都是胜利者,但是自己却很快会成为失败者,成为他们任何人的刀下亡魂或是剑下之鬼。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?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杨玉环立刻就摸着洞壁,悄悄地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他的轻功身法并不弱,所以当他悄悄地来到洞**时,都似乎完全没有人发现。杨玉环非常得意,只要一离开这个地方,他就决定找个地方隐居起来,从此再也不踏足江湖。那样的话,无论是谁,都别想再能看得见他的踪影,也休想将一把剑刺入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但是正在这个时候,他忽然就感觉到身后一阵疾风追来,带着轻微的风声。这种声音,是刀剑划破虚空的声音。这种声音越来越接近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杨玉环立刻就蹲下身来,以避开头部的这一剑或者这一刀。

    爱读小说(m.aiduxs.cc)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,页面简洁无广告,阅读体验好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