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447章 郑州诡异  崇祯十五年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爱读小说(m.aiduxs.cc)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,页面简洁无广告,阅读体验好.只所以这么安排,乃是因为杨文岳麾下的保定兵都调给了虎大威,如今在他指挥下的,除了三千标营和通州副将姜名武的一千人马,剩下的全是左良玉麾下的弱兵,虽然人马众多,将近四万人,但战力孱弱,朱慈烺不敢对他们抱太大的希望。

    只要杨文岳能拖住袁宗第,不使袁宗第的一万精锐和李自成汇合,就算是完成了任务。

    从战事的结果看,袁宗第的一万精锐并没有在决战战场上出现,杨文岳算是完成了使命,但一万多人竟然在视线里消失,这是杨文岳的失职。一万人马虽然不多,但如果袁宗第善于使用,说不定会给官军造成大麻烦……

    “报~~”

    探马的声音将朱慈烺惊醒,抬头看,前方人马混杂,道路两边倒毙着无数的尸体,有流贼,也有流贼的家眷,更远处的前方,左良玉的骑兵大军奔驰来去,正收割那些没有逃过壕沟的流贼士兵的脑袋。很多心胆俱丧的流贼已经跪在地上乞降了,但还是遭到了砍杀,显然,左营已经杀红了眼。

    “报殿下,左良玉和虎大威都已经越过壕沟,向李自成追去了,马进忠击溃了李过,李过率千余人往郑州方向溃逃了。”

    探马大声而报。

    朱慈烺点头。

    这探马刚走,就见一名顶盔掼甲的年轻将官带着十几个亲兵疾驰而来,在朱慈烺翻身下马,抱拳行礼:“臣李国英拜见殿下。左帅已经越过壕沟,追击李自成而去,特令臣在此地等候殿下。向殿下禀告,臣在击溃流贼后军的同时,抓获了李岩和红娘子……”

    太子对李岩的高看,原本是一个秘密,但今日战前,百户江思威奉了太子的命令,在阵前高呼李岩的名字,并将李岩之妻红娘子阵前释放之后,所有人就都知道,太子有收服李岩之心,因此俘获李岩之后,李国英不敢大意,亲自来禀告太子。

    原来,李岩虽然掉下了壕沟,但因为李茂拉了他一下,卸掉了一些力量,掉落之处又恰巧有几具尸体为他充当了肉垫,侥幸没死,但李茂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。翻身跌落壕沟,正落在了一排尖刺之上,当场就贯穿胸腔,鲜血如注,没有了气息。

    李岩大哭。

    听到俘获李岩,朱慈烺的心情却非常平静,在大战之前,他无时无刻不想要收服李岩,以瓦解李自成的力量,但经历了这场血腥的大战之后,那无可计数的尸山血海,让他的心思渐渐冷酷了起来,这个时候,李岩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把他押起来,等我回来再处置!”

    朱慈烺撂下一句,然后带兵继续追赶李自成。

    中牟县距离郑州约有七十里,就像朱慈烺预料的那样,李自成几乎是马不停蹄,从中牟县败逃之后,一路直回郑州,左良玉和虎大威的骑兵在后面紧追不舍,高一功护卫的老营渐渐要被追上,没办法,李过只能回身又杀了一阵,一千余骑兵最后只剩三百余人。见高一功还是保护着金银财宝不放,李过怒了:“身外之物,能抵过性命?国勋你是不是太糊涂?”

    高一功字国勋。

    被李过训斥了一顿,高一功这才有所醒悟,于是将车上的金银扔在官军追击的道路上。同时放弃马车,将高夫人和连同一些重要将领的妻子都扶上战马,像骑兵一样向前狂奔,如此果然是提高了速度,但一些不能骑马的家眷,就被无情的抛弃了。

    不过问题并不大,这些家眷可以假装成百姓,隐藏在民间,等闯营再起,再归队也不迟。

    果然,丢弃在道路上金银起了大作用,最近的左营和虎大威骑兵见到道路上的金银,纷纷停马捡拾,连左良玉和虎大威都喝止不住。

    靠着金银,闯营一口气甩开追兵四十里。

    天黑之后,李自成进入了郑州城。

    但并未过夜,只歇息了一个时辰,就继续上路逃亡。

    半夜时分,左良玉和虎大威的骑兵到达郑州。

    郑州的贼兵全部跟着李自成逃跑,郑州已经是一座空城。

    两部疲惫不堪,进城歇息。

    照左良玉的打算,原本想要在郑州过夜,不想刚歇息了一个时辰,太子的军令就到了:继续追击,不追到李自成,谁也不得休息。

    左良玉正犹豫着,想着是不是要再拖延一点时间,让军士们多休息一会?但窗外战马长嘶,马蹄如雷,虎大威的骑兵已经启程追击了,没办法,左良玉只能咬牙跟上。

    天亮时,太子朱慈烺在三千营和武襄左卫的护卫下进入郑州。

    后世的郑州是中原大城,河南省的省会,但明代的郑州只是一个普通的州城,比之开封洛阳的地位差的太远,城中百姓满打满算也不过十几万人,又刚刚经历了战乱,百姓逃离甚多,一座城池空空荡荡地没几个人。

    晨曦之中,左营后军参将徐育贤带队站在城门口等候。

    见太子人马到来,他急忙上前迎接,太子问了一些军情,他小心翼翼,如实回答。太子点头,在众人护卫下进城。明代的城市比朱慈烺想象中整洁的多,且非常有文化气息,即使是久经兵乱的郑州,看起来也充满了艺术的美感。

    刚进城不久,就看见在城中心菜市场的附近立了十几根的柱子,每个柱子都绑了一个人,一个个都耷拉着脑袋,头发凌乱,从穿着打扮看,应该都是城中的百姓。

    不远处,有持枪的官军在看守。

    朱慈烺勒住战马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徐育贤赶紧回答:“回殿下,昨夜我军收复郑州,闯贼仓皇而逃,百姓官绅皆大欢喜,不想这一些刁民竟然躲在暗处,袭击我军将士,臣将他们抓获。如何处置,还请殿下示下。””

    “哦,他们是流贼的兵?”朱慈烺问。

    “不,臣查过了,他们都是城中的百姓。”徐育贤回答。

    朱慈烺心情忽然沉重起来,官军收复郑州,应该是百姓们喜闻乐见的好事,但这些人为何要袭击官军?莫非有什么隐情?

    翻身下马,向那些“刁民”走去。

    徐育贤有点惊讶,但不敢阻止,急忙跟上去。

    到了那些刁民面前,朱慈烺仔细的看。十几个人,有老有少,一个个衣衫褴褛,一看就知道是下层最受苦的百姓,有几个人还受了重伤,此时被绑在柱子上耷拉着脑子,偶尔发生一两声痛苦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朱慈烺向田守信点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田守信明白他的意思,于是对徐育贤道:“把他们都弄醒,太子爷有话要问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徐育贤不敢怠慢,招呼手下军士提了几桶冷水,噗噗噗的浇在了那些刁民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阵痛苦的声音,柱子上的刁民都抬起了脑袋。

    驸马都尉巩永固上前两步,望着其中一个看起来最清楚,最能完整回答的刁民,厉声问道:“大胆的刁民,官军击溃流贼,收复郑州,实乃普天同庆,惠泽百姓的大喜事,尔等何敢袭击官军,附和流贼,就不怕王法吗?”

    “王法?”

    那刁民露出一口森森黄牙,忽然凄惨的笑了起来:“人都活不下去了,还有什么王法?若不是闯王到了河南,给俺们发了田地,俺们早就饿死了,只恨闯王没有能打败狗朝廷啊……哈哈,吃他娘喝他娘,闯王来了不纳粮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胆~~”

    巩永固心中的愤怒忍不住,呛啷一声就拔出了腰间的长刀。

    那刁民却不惧,袭击官军的死罪已经是板上钉钉,斩头只是早晚的事情,眼前这些披甲的官军看起来都像是大官,心中的愤怒正好可以宣泄,同时也可以恶心一下这些大官。

    “狗朝廷~~”那刁民还大骂。

    巩永固哪里还能忍得住,一声怒喝,手中长刀猛地挥出。

    血雨惊起,那刁民的脑袋飞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没了脑袋的腔子像是喷泉一般。

    巩永固被溅了一身血。

    朱慈烺默默无语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当他走到战马前时,听到身后传来徐育贤的喝令声,军士们挥起长刀,将剩下的刁民全部斩首,一时人头滚滚,鲜血漫过街石。

    原本,朱慈烺对某一件事一直难以下定最后的决心,但这滚滚的人头终于让他狠下了心肠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更多的人头落地,只能借某人的人头一用了!

    郑州最尊贵,最能代表朝廷威严的是德怀王的府邸,德怀王是周王的分支,到这一代的德怀王已经是第六世了,闯营杀来时,德怀王逃亡,王府就成了闯营在郑州的统治中心,如今官军收复郑州,太子驾到,自然是要住在德怀王府。

    朱慈烺匆匆进到王府。

    连脸都没有洗,就急忙密见一个人。

    军情司招磨萧汉俊。

    决战之前,李若链联络李自成任命的伪郑州知府王瑀,两人在城外的小白马寺见面,交换军情,不想消息走露,伪推官王泗带人包围了小白马寺,当场抓走了王瑀,但李若链却机灵的逃走,然后再无音信。李若链是甲申之变的英烈,穿越以来,又是朱慈烺得力的助手,对他的失踪,朱慈烺非常担心,命令军情司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李若链。

    为此,萧汉俊提前三天悄悄潜伏来了郑州。

    “殿下,已经找到李若链了。”萧汉俊脸色憔悴,就好像好几天没有睡觉了,一袭长衫,三缕长须,教书先生的打扮,英朗的面容有点苍白,眼睛里全是血丝。一见面,他先是一脸喜悦的祝贺太子大胜,再向太子汇报另一条好消息。

    朱慈烺大喜:“他现在在哪?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臣将他安排在城西的一处幽静宅子,他现在很好。李若链说,他从小白马寺逃脱时,流贼乱箭而射,他闪躲不及,受了箭伤,逃跑中进了一条无人的巷子,不想忽然冲出几个人,将他打晕在地,此后几天,他一直被黑衣人劫持,直到昨天方才脱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。什么人劫持的他?”朱慈烺微微吃惊。

    萧汉俊道:“臣正在查。”

    朱慈烺起身:“带我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城西的宅子果然幽静无比,内外都有军情司的人在警戒,李若链躺在病榻上,气色看起来不错,朱慈烺细细问,他也详细禀报了逃亡和被人劫持的经过。

    “那几个黑衣人绝非普通百姓,看他们的身手都是练家子,劫持了臣之后,并没有虐待臣,也没有拷问臣,甚至还为臣处理了箭伤,包扎了伤口,每日里的饭食也都是上等。臣原本以为,他们是想要从臣的口中得到军情司的情报,但臣错了,他们对臣的身份和情报毫无兴趣,从始至终,他们都没有盘问臣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昨天早上,臣一觉醒来,发现那几个黑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,周围鸦雀无声,臣想办法磨断了捆绑的绳索,脱困而出,这才发现,原来他们将臣囚禁在了一家道观的后院。彼时城中大乱,说闯贼失败,官军马上就要打来了,于是臣在城中留下暗号之后,就悄悄地躲了起来,直到萧照磨找到臣……”

    听李若链说完,朱慈烺心中的好奇就更多,这些黑衣人究竟什么身份?肯定不是闯军,不然他们不会囚禁李若链,直接交给李自成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自清,你怎么看?”朱慈烺看向萧汉俊。

    萧汉俊字自清。

    萧汉俊拱手:“回殿下,能打晕李指挥使,还能在闯贼的眼皮子底下,保李指挥使的安全,不被闯贼兵马搜查到,其能量非同一般,应该是熟知本地地形,甚至是可能和闯军将领有勾结的一群人,不过臣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他们的动机和用意?将李指挥使囚禁在道观,对任何人会有好处吗?”

    这一点,也是朱慈烺想不透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越发觉得诡异。

    “此事一定要调查。”朱慈烺沉吟道。第六感告诉他,此事一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内幕,李若链是都指挥使,又是军情司的二把手,他被夹持,绝不能等闲视之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萧汉俊领命。

    出了后堂,来到前面的花厅,朱慈烺屏退所有人,只留萧汉俊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怀庆府那边的事,安排的怎样了?”朱慈烺问。

    “都已经安排妥当,那个人的一举一动,都在臣的掌握之中。”萧汉俊回答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感谢长粉“无忧无虑k书、大丶大白菜、汪乔年”的打赏。谢谢,补祝大家中秋快乐,因为是提前一天写,所以祝福来的有点晚,大家见谅。爱读小说(m.aiduxs.cc)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,页面简洁无广告,阅读体验好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