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二十五章 剑  堰灵相关事务部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爱读小说(m.aiduxs.cc)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,页面简洁无广告,阅读体验好.当邵凡等人回到秦岩的那栋别墅时,看到背靠背着的二人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几次?”余林抚摸着折刀问道,这刀他从不轻易拿出来对敌,在烟头用完以后,这把折刀就是他唯一的武器,在无数次的劈砍后,竟然无一豁口。

    “五十八次吧;第三十四次是和你一起杀的。”

    裴琪把她还完整的短刀都一一插在地上的黑色颗粒中,就像插在米饭里的筷子。

    “等等,第十四次以后都是我的分身协助你杀的噢,他算不算?”

    “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算不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余林思索着,似乎在这一个小小的分歧上也不想吃亏,但又找不到理由反驳。

    两人的衣服都有些破口,余林的黑风衣已经变成破斗篷,但内衬还是几乎完好的,裴琪就有些尴尬,她一身清凉夏装,再加上不适合近战的能力,略微有些出血;衣服已经破到余林不得不将风衣披在她身上的程度了。

    余林看到邵凡等人,露出一副“得救了”的表情;却看到郝司令一脸微笑地举着手机;摄像头正对着背靠背坐在床上的二人。

    “小裴啊,你女儿和我们王牌干员看起来挺配啊。”

    “咳。”一声来自手机内的,算不上洪亮,但气势十足的咳嗽声,让余林的表情凝固在当场;他求助般地看向裴琪,对方却摆出一副傲娇的姿态,抱着手臂,歪着脑袋哼着小曲儿。

    “余林啊,居然让情报局干员受伤,这可算是工作事故。”

    裴临东说道。

    余林看看郝司令带着微笑的脸,挠挠头,算是认了栽。

    已经是晚八点,对于s市民而言,这个时分只能算是夜生活的前奏。

    但对于各大烧烤摊而言,已经是高峰的开始。

    中国很奇妙的一点就在于,春夏秋天,无论是什么季节;从南到北,无论什么地方;可能没有高档的西餐店,或是典雅的咖啡厅,但一定会有烧烤摊;烧烤这种最原始的烹饪方式,蕴含着全人类的情愫。

    陈老板今天心里有些五味杂陈,开这家店时间不长,又在城郊,地点偏僻;同时来如此多的顾客,还是头一次;看起来大多数都是身材健壮、精干的男人;但他们显然都是那个笑眯眯老头的下属,老头子看起来六七十岁,头发发白,但腰杆挺得直直的;有种沉稳的气质;他身边是一对长相出众的男女;女人长得很美,陈老板都忍不住多扫两眼,奇怪的是,正值大热的季节,女人却披着件破破的风衣;只能通过露在外面的两条大长腿来想象衣下的光景了,老板刚起这个念头,秃秃的脑袋上露出泛红的油光,接着他就被那个穿着衬衣的男人狠狠瞪上一眼。

    这几号人,服装统一,个个看起来都不好惹,但又不像是黑道帮派那样聒噪打闹,一个个入座以后就开始奋笔疾书,或是用手机做些办公;有几桌人点完了菜,却又一言不发地离开了;老人也没说什么,依旧是笑眯眯的表情。

    陈老板不敢多揣测这批人的身份了,按照平时在店里无聊看的电影套路,这群人属于那种很可能把他沉到黄浦江里的类型;所以他很忐忑,很紧张,烤东西也不敢用地沟油,生怕被他们吃出来给毙了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对那个清秀白净的少年很好奇,他与老人一桌,衣服有些脏,右手臂上有个银灰色纹身,他一直端详着自己的纹身,一脸的疑惑与……郁闷。

    邵凡的确很郁闷,秦子迁带给他的震撼还没有消弭,就被郝司令连拉带拽地吃烧烤去。

    他很饿,但现在实在没有心情吃烧烤,周围都是执行局干员,按资历,个个都是前辈;这不是重点,关键是——他现在脑子中的疑问实在太多;稍微思考一下,就有些喘不过气儿来。

    “小临时工,怎么不吃呀?”

    裴琪细细地剥着一只虾,看着闷闷不乐的邵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换我,也吃姆下……”余林正在啃着羊腿,满脸油光。

    “但那句四川话怎么说来着,吃饭不积极,脑子有问题。”余林说着,拿起盘中的羊肉串,在邵凡面前晃悠两下。

    在孜然的诱惑下,邵凡终于还是动了嘴。

    “对嘛,嘴张开了,话匣子就开了;年轻人参加集体活动就要多交流交流……”

    余林摆出一副老油条的姿态;接下来就被裴琪狠狠地踩上一脚。

    “小赤佬,你口水喷我衣服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我的衣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喷!”又是一脚。

    邵凡目瞪口呆,郝司令微笑依旧。

    “郝司令……”

    邵凡撸完一根串儿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我?”他的语气有些幽怨。

    “因为还没到时候。”郝司令缓缓地嚼着一根韭菜。

    邵凡终于忍不了了,一连串的问题连珠炮般喷出。

    “修正教会到底是个什么来头?秦子迁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?这件事和墨千门有什么关系?我手上的剑型纹身是什么?谷雨对我做了什么?郝司令你还有多少事情没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现在资历不够,但说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很难受。”

    邵凡说着,感觉眼泪都快出来了,心中的委屈一下子全部涌上来。

    从地铁隧道里那次开始,奇怪的事情,奇怪的人就一桩桩冒出来;邵凡自己都知道,有什么大事儿要来了,但周围的人又偏偏把他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资历不够?没到时候?通通都是借口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以后自然会……”郝司令不紧不慢道。

    “郝司令,我觉得现在可以了。”余林打断郝司令的话,也收起之前吊儿郎当的态度。

    郝司令向旁边正在大快朵颐的某干员使了个眼色,下一秒,可怜而无辜的陈老板就被一手刀劈在脖子上,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修正教会,原本只在欧美活动;在中国出现,这还是第一次。”郝司令说着,竖起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只要有修正教成员入境,一般刚开始活动,就会被墨千门人抹杀。”

    “正如你所见的,修正教是一个变态而残忍的组织,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滥杀无辜;在国外,灵盟与之对抗多年。”

    “灵盟?”邵凡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。

    “可以理解为……咱们的顶头上司,它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,规模最大,影响力最深远,体系最完备的堰灵力者组织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?”邵凡问道。

    “等你高中毕业,我们会安排进入他们开办的高校进修,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。”余林喝了口茶,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至于近日在国内出现的修正教会……其实原因很简单,就是墨千门没有太管s市这片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习惯了‘没有修正教会’这个情况,所以谁也没有想到,还好裴琪聪明。”

    郝司令说着,赞许地看看裴琪。

    “但就这点,居然也在墨千门算计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邵凡,接下来应该就是你最想知道的部分了,秦子迁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邵凡听到这话,立刻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秦子迁本是一块‘铁’。”

    “铁?”

    “墨千门的本家是‘墨家’,墨家有着世界上最强的灵器师,它们的机关之术也是绝无仅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秦子迁本就是一块灵器,而且是附了灵的灵器,一般来说灵器就像余林的烟头,裴琪的短刀,但秦子迁不一样;它有灵魂,有意识,甚至有性格。”

    “墨千门人将化了人形的秦子迁送到秦岩面前,当时秦子迁已是成年的样子,但仍是一块璞玉;身为灵器的他本就有堰灵力化形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秦子迁的性格与见识,均来自于他学习到的,如果跟着一位科学家,他可能会成为一个学者,但他偏偏跟着的是一个狂热的宗教份子。”

    “秦岩给他灌输的是修正教会的宗教思想,是杀人和惩戒,所以他就成为了一个杀人犯,为什么没有堕落成堰鬼,因为秦子迁压根儿就不是个‘堰灵力者’。”

    “秦岩给他立了塑像,想用秦子迁来宣传教义,又以此敛财,这与他灌输给秦子迁的教义背道而驰;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秦岩在他看来,就是需要抹杀的?”邵凡接过郝司令的话。

    “秦子迁的智商很高,但行动又很机械,教会的思想就是他行动的准则,所以在抹杀秦岩之后,他仍然要用秦岩的身份,所以他制造了傀儡来传教。”

    “秦子迁是个好演员。”郝司令说着,放下茶杯。

    “但他仍然只是一个灵器,身为灵器,就要认主。”

    “谷雨用的是墨家专制的‘血符’,这种高级咒符,是用血咒来将灵器捆绑在堰灵力者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我的折刀。”余林插上一嘴。

    “没错……绑定以后,秦子迁就成为了你的专属灵器。”

    邵凡心中震撼,合着墨千门是给自己送装备来了?”

    “化过人形的灵器,再化器格,归主……这可是一笔厚礼。”郝司令笑眯眯地看着邵凡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这个该怎么用呢?”邵凡问。

    “你也看到手臂上的印记了吧,你将堰灵力注入其中。”郝司令说着,邵凡就开始催动灵力照做;一旁的余林赶紧跑开。

    “叱嘤——”

    伴随着清亮的声响,如同利刃出鞘;一把剑出现在邵凡手中;薄如蝉翼的剑尖反射着店里的灯光,长度恰到好处,重量也恰到好处,邵凡这辈子还没有握过真正的剑,但这剑一入手,他感觉极好。银灰色的剑身几乎可以反射出他自己的脸,剑脊有两道对称的凹槽,剑身也不是直线,而是有一个微微向内的弧度,看起来非常美观;邵凡站起身,有些笨拙地挥舞两下,长剑破空之声,让邵凡感觉极为舒适。

    在郝司令的带头下,干员们纷纷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“bravo!”余林笑道。

    但凡是男孩,有几个能不为这种武器着迷呢。邵凡就像拿到心爱玩具的孩童,先前的委屈似乎都抛去九霄云外,但邵凡很快就意识到一点不对,当剑出现的时候,他体内的堰灵力就开始流向剑中。

    “这种灵器……是要用你的堰灵力来维持存在,如果你暂时用不到它,可以暂停灵力的供给,它自然会消失。”

    邵凡照做,几秒后,剑果然消失,如同一道灰光,回到他的左臂印记之中。

    “墨家给你这份东西……是有意让你在周天堰灵大会上夺冠啊。”郝司令笑道。

    “诶?”邵凡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余林。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得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邵凡蒙了,但看到余林那张坏笑的脸,他知道,自己愉悦的暑假。

    没了。

    七宗罪篇(完)

    https://.biqiuge.com/book/50777/477323373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iqiuge.com。爱读小说(m.aiduxs.cc)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,页面简洁无广告,阅读体验好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