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三十四章 阴阳生死簿  风华趁今朝之长生迷梦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爱读小说(m.aiduxs.cc)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,页面简洁无广告,阅读体验好.“何宫主怎么不会怜香惜玉了?只不过不是对你罢了。”还未等何尝挚回答,那又魅又冷的少女声音飘忽而至,展靖谙回身一看,终于找到了声音源头,只见一黑衣少女从身后林间踏风而来,既轻又快,身形难以分辨,竟是行如鬼魅。

    不多时,黑衣少女也落到了那棵百年古木上,将将坐在白练缠住的枝干位置。与白衣少女不同,她一张瓜子小脸,冷艳含霜,唇边的笑意似有若无,竟是散发出一种令人不敢靠近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她微微挑眉,冷道:“似血说的对不对啊,何宫主?”

    两位少女一黑一白,一美艳冰冷一可爱天真,明明该是两个对立极端,此刻坐在距离彼此的不远处,才觉融洽非常,宛若双生美人画。只不过,那若有若无的诡秘气息,不像来自人间,像是来自阴曹地府。

    她们正是阎煞教的黑白护法——黑无常玉似血,白无常金若心。

    何尝挚并未直面回答,微微一笑,眸间虽是惑人之色,却更是寒意乍现,“她比你们年幼,却被喊姐姐,这样,你们是不是太吃亏了点?”

    “呦,这就护着了?”白无常金若心睁大双眼,溢出神伤之色,叹息道,“想我阎煞教的黑白无常都勾不走你的魂,反倒是这位小妹妹带走了你的心。”

    展靖谙听着委实尴尬,偷瞥了一眼何尝挚,除了眸中桀骜之色,倒也无甚其他,似乎早已习以为常,见怪不怪了。这样一瞧,心思也便定住了,这样的调笑,谁怕了谁就输了,谁输了也就栽了,纵使何尝挚美色实在惑人,也,也惑不了她……吧。

    当即稳住心神,学着何尝挚毫不在意的姿态,犹自挺直了胸膛,俨然一副“坦荡我有,不惧调笑”的模样。

    小傻瓜。何尝挚眸间余光自然将展靖谙的一切小动作尽数收下,知她理应是翻江倒海,却碍于旁人在场不好发作,心里便忍俊不禁,但转而又不乐意起来。他自是也想调笑她一番,但调笑展靖谙看她犯傻这种事,他可以,别人不行。心下只想快把那俩人赶走,阎煞教的人,他不想有太多牵扯。

    “两位妹妹自是不缺男人……甚至女人送上魂魄,尝挚的心可是江湖里出了名的残酷无情,为了彼此都好,也就不要惦记了吧。”何尝挚幽幽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呀,尝挚哥哥,”白无常金若心一脸为难,撒娇道,“烬公子想你了,派我们接你过去,与他把酒言欢,也好大醉一场。”

    黑无常玉似血面露不耐,厉声道:“别和他废话!何宫主,教主有令,今日请你回阎煞教一叙。你最好乖乖跟我们走,别逼我们姐妹动手,否则,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何尝挚立时拒绝,笑中带凛,说道:“可别,但凡欧阳烬让你们姐妹请回去的人,除了孟婆汤还能喝什么?”

    黑无常玉似血冷道:“休要张狂!上了我教‘阴阳生死簿’的人,还从未有一人能全身而退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日便破例一次吧。”何尝挚淡笑,风采无双。

    当即,黑无常玉似血挥出一柄黑色漆剑,周身漆黑如墨,在她冷白色的手中更为明显,白无常金若心抽开两条白练,迎风飞舞,竟然更是煞白晃眼。俩人一前一后,黑白难辨,身形莫测,确如黑白无常。展靖谙虽立时拉开湘叶弓,赤雪羽箭已在弦上,连连四下,也是仅仅蹭过她们衣角。

    何尝挚纵身跃起,与宛若鬼魅的二人双双对招。她们心知绝非何尝挚的对手,便借助莫测身形环绕于四周,妄图扰乱何尝挚,伺机而动,出其不意再晋出杀招。何尝挚自然知晓。黑白无常的鬼魅身法也是惊奇无双,但在高手面前,却并非毫无破绽,俩人的动作竟是渐渐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何尝挚好暇以整,笑道:“既已有了‘人鬼殊途劫’,却下达‘阴阳生死簿’追击我,欧阳烬这是想要把我占为己有啊?他企图何在?总该不会是为了赵寻渊抱不平吧?”

    白无常金若心娇道:“就说烬公子想你了,你还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这个节骨眼想我,我可是很害怕呀。”何尝挚一脸无奈。

    黑无常玉似血冷道:“怕就放弃抵抗,我姐妹俩也好对你温柔点。”

    “说这话的你就一点都不温柔。”何尝挚摇头。

    霎时间,两支羽箭破空而出,纷纷贴着黑白无常俩人的脸颊擦过。黑白无常皆是面露惊意,展靖谙再次取过两支羽箭落于弦上,娇美可爱的脸上映出决然之色,“两位姑娘若还死缠不放,靖谙下一箭绝不是只蹭着你们的脸颊了。”没想到何尝挚竟是有意让她二人分心,助力了刚才的两支赤雪羽箭。仅是分神的工夫儿,何尝挚抽身带起展靖谙,飞至密林之间,身影无踪,只留下肆意又张狂的惑人之声,实在恼人。

    “烦请二位妹妹替我转告欧阳烬,他就是日日想我一千遍一万遍,我也是半点都不想他,让他趁早断了念头,以免长此以往,愁断肝肠。”

    黑白无常闻听此言,眼中染上愠色,皆是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何尝挚带着展靖谙一路疾行,已是驾轻就熟,幸而那密林范围不大,又挨着近郊,俩人换了新的马匹,未曾停歇,持续快马加鞭,赶在天黑之前终是进了城。但进了城发觉更是寸步难行——到底是谁把他俩的画像贴得满城都是啊?

    最最恼人的是,画也就画了,就和故事里最爱写的那样,眼睛不是眼睛,嘴不是嘴,连性别都认不出来的那不就成了吗?结果,竟然都不按照故事的套路走,这每一张画像,都好似把他俩人推墨水里再直接按纸上,笔触流畅、神韵天成、魂魄俱在……可真是绝了,简直比他们自己本人都像自己!

    街巷热闹异常,何尝挚与展靖谙却无心参与,俩人肩靠着肩,脸冲着墙,背靠着热闹的人群,缓慢挪移,小声讨论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见过这么真的画像呢,”展靖谙把画像往自己怀里一拥,言语间有些遗憾,“如果不是被追击,还真想珍藏一张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难,等事情了了,请他再画一张就好了。”何尝挚一派悠闲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是谁画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,”这还用问吗?何尝挚悠然道,“明德山庄,楚熙小公子——楚夜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展靖谙惊讶,回忆了半天才想起在浩然谷隐约见过一面,将甚也提起过这位楚公子实乃绘画天才,但这也太神了吧?她忍不住咋舌,“我和他,好像就见过一面,还没说话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?何尝挚挑眉,淡道:“莫说一面,对他而言,一瞬也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楚夜阑天资过人,师承染世人家的第一画师妙笔丹青客,如果他想,哪怕只是一个余光打的照面,自己的肌肉骨骼都该被他画下来了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何尝挚心中叹息,他就该早点想到,若是武林盟下达了绝命追踪令,那出自楚夜阑的手绘肖像追击画也会跟着出来了。倘若早些准备,也不至于这般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附近是明德山庄?”展靖谙疑惑。

    “不,”何尝挚摇头,“这儿只有善水山庄。”

    展靖谙愕然,问道:“那为什么……”还能有这么多幅画像?

    何尝挚心里哭笑不得,面上却不动声色,惑人嗓音中隐约透露出咬牙切齿的味道,“因为善水山庄的人,都非常热心肠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江湖人,有点可怕啊。”展靖谙想了片刻,由衷说道。

    何尝挚点头,深有体会:“说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https://.biqiuge.com/book/47187/424283814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iqiuge.com。爱读小说(m.aiduxs.cc)免费好看的小说阅读网站,页面简洁无广告,阅读体验好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